Deku.

#雷卡# #讲讲他们幼年的故事吧# #编的编的#

注意雷区...
  自卡米尔被送到皇宫已经有三年了,但还是只有雷狮愿意把他护在自己还未成熟的翅膀下。

  “卡米尔,我从佣人那里拿到了几张上好的纸,加上我还有一些棍子,我们去外面的草地放风筝吧”届时雷狮又有一个好点子了,马上扯上卡米尔就开始行动,卡米尔也没有一点不愿意, 只是说道“大哥,我这几年有一些比较结实的线,我去把它拿过来吧”

  “虽然不喜欢这个家庭,但我觉得!这个词可霸气了”一张偏黄的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大大的‘雷’字,卡米尔对他笑了,“大哥,不如你也帮我写上吧”  那时候卡米尔还没有戴上围巾,那一脸童真的笑容被雷狮尽收眼底。

  是三根由大到小的羽毛。“卡米尔,我一定会让你自由的”便把风筝递给他。模样还没成熟的少年但心智却已有所成长,雷狮那想要保护好对方的愿望在他心底生根。 

  风筝飞的多高,那么他的愿望就有多强烈。

  玩到傍晚,也不害怕佣人的慌乱。俩人躺在草地上,天气很好,即使是在晚上,天上的云也很清楚,“你看啊卡米尔,那像不像我那个臭不要脸的哥哥头像戴着的皇冠?”“像...”“哈哈哈,那个很像我昨天烧了那堆书的火吧”“.....像”“你看,天空很像你那漂亮的眼睛”“....”这次卡米尔没有回答,但能很清楚得看见微红的脸。“好吧好吧,我们回去吃晚饭吧”两人起来,雷狮用手帮卡米尔拿下头上的杂草,然后对他笑着说“我们走吧”。可能是雷狮一直走在前面,所以并没有发现当卡米尔看到他那笑容的时候脸比刚刚更红了

  似乎...卡米尔也冒出了想要保护对方的心情了....

  在逃离皇宫的那一天,“大哥,我不想拖累你,我也想要保护你”声量不高,但是两人对话足以。这次卡米尔并没有把帽子拉低,而是很明确的看着雷狮的眼睛说出这番话。“那我就把我的背后交给你了。”

#突然长出了兽耳# #忘羡# #ABO#OOC!

有不少雷点....
蓝湛和魏婴今天又下到彩衣镇寻枇杷吃。一路上,不少姑娘因为看到两个大帅哥并排走到一起而站在路边呆住了,又或者是在一旁叽叽喳喳。魏婴看到也不吃醋,反而作死去调戏汪叽,“蓝湛蓝湛, 好多漂亮姑娘在看着你啊,难道在喜欢我之前你就没有喜欢过什么姑娘吗,我记得你们云深不知处的道姑也很是可爱啊~”“不曾,只有你一人”

  魏婴把一剥了皮的枇杷塞到蓝湛嘴边“你尝尝甜不甜”接着甜甜一笑  “....甜....”“好,老板,这一筐这位帅哥包下了!”魏婴豪气地用大拇指指了指蓝湛。“好咧,谢谢老板!现在就给你们装起来”

  “这位小哥长得可真俊啊,你俩当了个兄弟可真可惜,若是其中一位能是姑娘那可多....”“哈哈哈哈,你这是说什么话呢,难道我就不俊了吗”小店老板话没说完就被魏婴打断了,魏婴说完便笑嘻嘻地看着蓝湛,蓝湛被看得不好意思,耳根有点发红,嘴角漏出一句“速速包起..”。

  包好,拿起一袋枇杷就赶快离开了小摊,打算到一间客栈里面吃个枇杷什么的x.忽然魏婴拉住蓝湛的手, 把他扯进一条偏僻小巷,他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枇杷香,尽管刚刚那些枇杷很新鲜,但也比不上现在这味道,看着魏婴那稍喘着粗气的脸,蓝湛耳根也红了起来。“蓝二哥哥你怎么长了个猫耳,这尾巴...”便摸了上去,蓝湛赶紧把他抱到更深的巷子里,魏婴赶紧自己的腰被什么顶住了,也不害羞,反而用手去摸了摸。他被放在了一台一个轮子坏掉了的小木车上面,蓝湛啃咬着他那长出来的黑色兔耳,魏婴两手挂在他脖子上,舌头与他交缠,拉出一条条银丝(因为在大街上太害羞什么的,魏婴委屈地被禁了言)....

  不愧是蓝启仁最喜好的弟子,完事就是完事,衣服也不会就穿好,这时也帮起魏婴套上外衣,整理好衣服,扎起马尾。“我说..蓝二哥哥,你说的天天,今天也没有了吧”魏婴还喘着一些刚刚没缓过来的气向蓝湛挑眉,“先去客栈”蓝湛默默捡起刚刚滑到地上的枇杷,“好~全都听蓝二哥哥的”

  两人一到客栈魏婴便躺在榻上,却听到蓝湛幽幽的说“天天还是天天”

#冰秋# #ABO设定# #冰妹alpha 师尊omega#

强烈OOC警告!雷点比较多....有点小肉肉?在开车的边缘试探....希望不去小黑屋

  迷之在梦中沈清秋31岁(在梦里所以并没有发现自己年龄在增长),
 
  “沈清秋啊沈清秋,之前在原世界英年早逝不说,现在都奔三了,连个软妹子都不见,反而还被徒弟给....”说着说着一头黑线的沈清秋就坐不住了,想要出去竹舍外的竹林散散步,一时忘记了在给自己做点心的冰妹。

  一盘漂亮的糕点被放在桌上“师尊~你要的酸梅糕做好啦”洛冰河甜甜地说,但并没有人回应他....“师尊你...你又不要我了吗”一串泪珠就止不住落下,冰妹疯了似的跑出门(天魔血被忽略..)幸好那个男人并没有让他好找,他就靠在竹子边,一束阳光照下来甚是好看。

  “师尊我以为你又不要我了”话完他便扑了上去,一把揽住了他的腰,用头摩挲着。轻轻抚上他那柔软的发丝“没有....我只不过是想到了以前发生的事情。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现在永远都会在你身边”(这次终于不会打脸了)忽的唇被附上,牙关也被打开,舌头就这样缠绕在一起,但这次洛冰河没有太多的动作,点到即止。沈清秋打开他那装b神器挡住脸,脸上的红晕。两人什么都没说,就一齐在竹林中十指相握散步....

  快回到竹舍的时候,沈清秋脸上涌上了一片不适合他的红,脚有点站不稳。“师尊,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桂花酒的香气,我今天没有开我酿的那一坛啊”“没...没有闻到。冰河啊,你扶着我一下,我好像有点累了...”但洛冰河可不愿意只是扶着,随后便把沈清秋横着抱了起来,亲亲在脸上啄了一下。“师尊,你说,你是不是发情了?”他嘴角一挑。沈清秋没有力气拿起折扇敲敲这个小畜生所以并没有理会他的调戏,只是默默的把头靠在他的胸膛

  沈清秋被绅士的放在榻上,而后唇被细细的咬住,那粗鲁但又不舍得亲咬,每一次都在沈清秋的心上游动,总感觉...并不够。他回应着洛冰河,两天胸膛靠着胸膛缠绵着,直到无法呼吸才停下来,沈清秋顾不上衣服是否下次还能穿,一把扯开外衣,露出那两颗漂亮的小点,洛冰河经过过往几次的教导,并没有让师尊等太久,一口便含住,一只手揉捏着,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往下面放着,一只..两只...终于等到三只手指都可以了,灼热抵住那稍有红肿的小嘴,另一只手与师尊十指相连...就这样长驱直入

  到关键的时刻却梦醒,沈清秋连连回味着刚刚的和谐,他没有吐槽自己为什么还有年龄的增长,没有吐槽自己为什么会发情,而是亲了亲与自己十指相连的小畜生...
                                                                                       END

#雷卡#卡米尔视角,继上篇


OOC!OOC警告!
  我不知道我父亲是谁。‘你父亲很伟大’是从我母亲口中得出的。有一天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把我母亲拉出去门外说话,虽然我没有跟出去但我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要把我带走和母亲的哭声,临别时母亲还对他们连说谢谢。

  一路上还满期待去到的地方。两天的路程我到了首都中心的皇宫,正当打算感叹的时候,身边的黑衣人却以不耐烦的语气喝到‘看什么看,还不快走’,旁边的佣人投来鄙视的眼光:‘这个穷鬼肯定是被这么华丽的皇宫给吓到了’‘有幸能成为陛下的私生子怕是他一声得福气了’‘别说了别说了,让别人听到就不好了’

  小跑了好一会,终于到一个宽敞的地方,有很多黑发紫瞳的哥哥以一种不友善的眼光打量着我。‘瞧瞧他那蓝瞳,真让人恶心’‘真不想承认他是我们家的’,我没办法,我只能低下头不让他们看到我的眼睛。他们似乎不愿意留在这里多一分钟,没过一会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你看好他,如果他跟着我,我可不担保明天会有什么惊喜发生’比较高的那个发言。他们不想承认我,我也不想当他们是我哥哥。母亲口中的那个 伟大的父亲 看都没来看我,我觉得他也不适合当我的父亲。

  他看了看我,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不过我觉得他也是嫌弃我是私生子吧‘算了算了,你跟我来过’。我跟着他走了一大段路,期间我很完美的保持着三米距离。‘你等我一下’说完他就关上了门。我左右看着打算如何逃出这个讨人厌的皇宫,这时门开了。他本来打理得很好的头发现在显得有点小乱,我进了他的房间,一张大床上面用被子盖住鼓起的大包,一看就知道是衣服。嘛...收回前言,这个人也并不是很讨厌。‘大哥你好...我..我叫卡米尔’我承认他这个哥哥了,既然承认他了那必须让他知道我的名字才行。‘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我叫雷狮。’他笑起来真好看。

  我们从皇宫逃离已经有两年了。昨天打算去采集一下一星期的干粮却想不到有个人往我手中塞下两个票子,正打算追上去的时候却看到 温泉 二字。我带回家和大哥说了一下,一想到就和大哥两个人去泡温泉,我就不好意思的把帽子压低了一点。

  竟然用了那么长的时间才到,真的是大大超出了我的预算。让大哥寻到个理由可以让他喝到酒,明明他才刚刚成年却整天趁我不在意去酒吧。过多三年,我也要尝尝那个让大哥沉迷的饮料!

  快把酒送到大哥面前的时候有东西绊到我了,‘大哥...你没事吧....’‘算了,我们这次是来泡温泉的,不是来喝酒的,你先去泡吧’大哥生气了,往浴室走去....我超级失落的再去打过一次酒,边走边思考到底是什么绊倒我了,我应该不会那么不小心才对,酒杯太大了挡住我的视野。唔..总而言之还是快点去给大哥打酒陪罪吧....

  等我回到去的时候大哥刚刚好下温泉,我用木板把啤酒推到大哥身边,他一饮而尽。赤裸着上半身什么的...大哥真的是太好看了。他见我望着他,就游了过来搭在我身边,气息在我耳边萦绕‘你刚刚打湿了我的衣服,是不是应该接受一点小惩罚呢’ 
我的脸更红了,大概...大概是温泉太热了

#雷卡#(小学生文笔...

OOC!OOC警告!
  今天家里来了一个黑发蓝瞳的小屁孩,哼,是我家那个死老爹的私生子。我那个不负责的大哥看都不看一眼就把房门给关上,而他又一直低着头跟在我身后不远处。啊....真是拿他没办法

  我挠了挠头发‘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便把门带上。把一堆没穿几次但又扔在一旁的衣服放在床上,再用被子一盖,完成!

  把门打开的时候他正在左顾右盼,但看到我之后又马上把头低下来了(有点可爱呢是不是...)把他领进房间的时候说‘随便坐就好了’,可他并没有找张椅子坐下而是在门旁静静看着我,我心道‘啊啊,真不会应付小孩子’在我心中默默念的时候他却开口了‘大哥你好...我...我叫卡米尔,请多多关照!’,当然我肯定不会失礼,毕竟我可是受过皇家教育的,头往下偏15度说道‘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我叫雷狮’,随后我走到我书桌旁便没有继续理会他

  天色见晚,也到晚饭的时间,我把佣人叫来又问他‘吃晚饭了,想吃什么直接说吧’,他停住看着我好一会,正当我以为他不打算吃东西的时候‘大哥...我..我可以吃一点蛋糕吗’,佣人听完便退了出去,我现在也实在忘不了他吃得鼻子上都有的情景

  两年前,我和他一齐逃出了皇宫,过上了自由自在的海盗生活。但就在昨天他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两张温泉票,他是这样说的‘大哥,我们在外那么久都有点累了,不如我们去一趟温泉吧’便把帽子拉的更低了点。对于弟弟的请求我当然是不会拒绝的

  ‘大哥,我没想到这里是这么远的,令你长途跋涉了...’啊...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很客气啊‘那你帮我去打一杯啤酒吧,我去房间等你吧’,他一脸不情愿但又不好拒绝我的过去了。到了房间的我如释负重,随手便把行李往地上一扔,再往床上一趟,舒服!‘大哥你的啤....’卡米尔不知道被什么绊倒了,当头被淋了一身的啤酒,我当然有点生气,到嘴的啤酒就这样飞了‘算了算了,我们来温泉也不是为了喝啤酒了,现在就去泡温泉吧,顺便洗洗’不耐烦的语气说道。

  我们是房间配备的小温泉,所以并不需要到外面,也不会给人看到我雷狮一头啤酒的样子。我首先去了淋浴室洗了洗所以并没有仔细留意到卡米尔,我泡到温泉里的时候他把浮在水上的小木板轻轻推到我面前,上面是一大杯啤酒。没有什么能比一边泡温泉一边喝酒更爽的了!如果有!那就两杯!我喝完之后,游到卡米尔身边轻轻揽住他‘对不起,刚刚说话语气有点重’随后嘴角挑起‘但你把我衣服给弄湿了,是不是应该接受一点小惩罚呢’